当前位置: 首页 > 伟哥 价格 > 伟哥、包皮手术齐进医保谁来考虑避孕药和卫生巾的福利比例?

伟哥、包皮手术齐进医保谁来考虑避孕药和卫生巾的福利比例?


/ 2020-08-29

  据多家媒体报道,8月20日,国家第三批药品集采结果公示。西地那非,即俗称“”或“伟哥”位列其中引起较大热议。在此次招标中,齐鲁制药以每盒25mg*12片标价24.98元的价格中标,平均每片约2元。而此前该药25mg*12片的售价在138-268元左右,降幅超过90%。

  据媒体报道,“伟哥”的成分被正式可用于救治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病人(心血管疾病),其和有些药搭配起来可以有效降低肺动脉压、改善气喘和咳血等症状。而且其价格更加亲民,比进口药大概便宜45%。

  另一方面,对男性生殖健康十分重要的包皮手术也赶上了职工医保改革的“快车”。据新京报报道,近日公布的关于职工医保的改革(征集意见稿)中,比较重大的一项举措即为普通门诊统筹覆盖全体职工医保参保人员,支付比例从50%起步。这意味着,此前普遍在门诊施展的、报销比例低的包皮手术,也将纳入医保统筹基金支付的行列,参照住院报销管理。

  两厢对比,在许多网友看来,避孕药被医保“踢出局”的新闻显得十分不公平:国家医保局公布的《基本医疗保险用药管理暂行办法》将于今年9月1日开始实施,明确规定8类药品不再纳入医保报销(本文所指“医保报销”为“医保统筹报销”,以此区别于“医保个人账户购买”),其中包括了预防性疫苗和避孕药品。

  在临床治疗中,避孕药(如达英-35、优思明)被广泛用于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子宫腺肌症、原发性闭经等妇科病症,此外还可治疗部分。

  许多女性网友对此表示担忧,避孕药品无法报销,意味着女性避孕成本上升。有网友怒言此种措施是在变相收取“子宫税“,意在提高生育率。不过事实上,纯作避孕用途使用的避孕药从未曾属于医保报销的目录内。

  据长江日报记者查询,早在去年4月,国家医保局已对《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进行过政策解读,称“根据医疗保险制度保障功能定位及医保用药的基本原则,预防性的疫苗和避孕药品等公共卫生用药不纳入目录调整的范围内。”

  我们上中国医疗保险网查询医保用药目录发现,同时具备避孕和疾病治疗功能的优思明(屈螺酮炔雌醇片)、妈富隆(去氧孕烯炔雌醇片)不在医保用药目录内,而达英-35(炔雌醇环丙孕酮片)则仍然作为多囊卵巢综合症治疗用药位列“泌尿生殖系统用药与性激素”分类中。而在北京,达英-35还可以作为“妇女雄激素依赖性疾病”(具体表现为、闭经等)用药在医院开具,不过费用需由个人部分负担。在天津,达英-35是仅限于生育保险基金支付的药品,不属于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除了达英-35在医保范围,用于辅助治疗多囊卵巢综合症的二甲双胍也在医保范围内。

  在这次争议中,不少网友表示,避孕药品可以在大部分社区还有村委会免费领取。资料显示,自2017年起,免费提供避孕药具被纳入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该项目面向全体育龄人群,由各省级部门集中采购,发放到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及社区居委会等服务网点。

  小编以广东省为例,在微信搜索到广东省卫健委药具管理中心的公众号,名为“广东免费药具”。该账号提供免费领取避孕药具的H5页面。除常见的、宫内节育器外,各服务网点也提供口服避孕药、外用避孕药、皮下埋植剂的领取。

  然而,各网点发放避孕药具的数量与育龄女性对避孕用药的需求相比只是杯水车薪。根据研究数据,早在2013年,我国口服避孕药消费量就已经达到293.91吨,短效避孕药的使用量突破了80吨。据中康CMH数据统计,2015年避孕药国内总体市场约为29.8亿元,其中70%的避孕药来自零售终端市场,此外还有部分避孕药购于网上药店。这意味着避孕药的购买大多为消费者的自主需求。

  根据2016年一篇避孕药市场大数据解读的报道,在育龄人群对避孕方法的选择上,男性避孕方法只占13.1%,而愿意使用男性避孕技术的人不到10%,女性承担着80-90%的避孕责任。相较其他避孕方式,短效避孕药具有避孕率高、随停随止、副作用相对可控的特点。随着近年来国内女性生育自主意识的不断提高,以及避孕药商推广、各类媒体科普避孕知识对短效避孕药污名的破除,可以预见未来女性对短效避孕药需求将会进一步扩大。

  若计算一名育龄女性从20岁开始性生活直到55岁绝经,其一生在避孕药上的花费大约为2万元到8万元不等。当女性成为避孕责任的主体,我们不得不更加关注避孕药的消费对女性收入的影响,考量它是否会加剧当前性别收入差距的扩大,从而进一步固化女性贫困的现象。

  包皮手术对男性生殖健康至关重要,同时也间接影响着异性恋妇女的生殖健康; 作为救治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病用药的“伟哥”显然也并不会只造福男性。 对许多网友来说,这两项治疗方法纳入医保本来并不会引起反弹。 真正触动女性网友的是乍一听闻产生的强烈反差: 怎么女性的需求从来没有得到重视? 就在这样的讨论中,“卫生巾税率过高”问题出现在了公众的视线中。

  卫生巾所属消费税为“增值税”,与其他零售商品一样,税率为13%。但作为女性必需的卫生用品,卫生巾是否该承担与零售商品一样的税率?有网友贴出淘宝上售卖的“散装卫生巾”,22元100片。有人在售卖页面下问“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也敢用?”,有位顾客回答:“我有难处。”

  “月经贫困”并非一个遥远的现象。打开腾讯公益的页面,我们可以轻易找到与女性健康、生理健康相关的卫生巾捐赠项目。在这些项目介绍中,均写着在西北、西南等地的贫困山区里,至今还有许多女童和妇女只能用旧衣服、卫生纸甚至作业纸来解决每个月的生理期。中国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一千,在这6亿人中,会有至少一半人面临“月经贫困”问题。

  除了公益捐赠,公共卫生部门加大投入解决贫困女性的生理健康问题也是必须。同时,正如网友所质疑的那样,女性必需的卫生用品,其税率该和普通零售商品一样高吗?

  事实上,卫生巾免税已经逐渐成为一个全球的潮流趋势。据界面新闻报道,2019年1月1日开始,澳大利亚取消原先对女性卫生用品所收10%的商品及服务税(GST)。免税商品预计包括卫生棉条、护垫、月经杯、防漏和产妇垫。

  界面新闻介绍,在澳大利亚,消费者要对多数商品及服务支付10%的商品及服务税,但多数基本食物、部分医疗卫生保健服务、药品等享受免税,免税商品包括牙膏、、尿布和伟哥,但女性卫生用品此前并不在此列。

  除澳大利亚之外,印度政府也于2018年7月宣布,不再对卫生巾征收12%的商品税。此外,对女性卫生品免征税的国家和地区还包括牙买加、尼加拉瓜、尼日利亚、坦桑尼亚、黎巴嫩、肯尼亚、爱尔兰、加拿大及美国十余个州,英国也有望在2022年推出相关政策。

  不过,也有网友认为,即便对卫生巾免税,卫生巾本身的价格也不会有大幅度降低。要想每位女性都能够用上干净且廉价的卫生巾,恐怕还需要政府的进一步调控,对卫生巾生产商进行进一步的优惠扶持。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